賣堅果的那么多,為什么是三只松鼠上市?

?瀏覽量:0

三只松鼠成立于2012年

這家公司最初僅是一家淘寶店

以賣堅果起家

 

但就在一周前

這個以淘寶店起家的“店鋪”

正式登陸深交所創業板

敲鐘上市!

上市的背后,作為最早的投資人

峰瑞資本創始合伙人李豐見證了這家公司

從7年前安徽蕪湖的一間民宅起步

到最終上市的歷程:


(峰瑞資本創始人合伙人李豐)

 

2017年,李豐在接受某媒體采訪時曾說,最終選擇三只松鼠,一是堅信電商作為新生渠道一定會催生出新品牌;二是創始人章燎原對品牌的追求。

 

彼時章燎原還在一家傳統企業,自己帶隊做了一個叫殼殼果的電商品牌,并在不到半年時間就沖到了堅果品類的第三名。李豐對章燎原的第一印象是,“懂品牌,對電商有想法,雖然在小地方,但想法大氣。”他對章燎原講,如果你出來創業,我就投資你。這是2012年的故事。

 

2015年,峰瑞資本成立,并成立了一支專項人民幣基金,完成對三只松鼠3億人民幣D輪投資。

 

最初投資的因由和故事,以及后來三只松鼠的發展,早已為業界所熟知。

 

  在過去7年中,三只松鼠一度成為堅果品牌的代名詞。在2014年就能有10多億人民幣的營收,2018年營收達到了70.01億元人民幣。

 

三只松鼠能成功,主要是趕上了兩撥紅利:一是消費升級,越來越多人的消費水平從早市幾塊錢一斤的瓜子花生,升級到幾十元一小包的進口堅果;二是恰逢當時淘寶從C店往B店的大量導流。

 

 

時至今日,三只松鼠的野心依舊

 

對企業來說,上市成功無非是打開了“潘多拉”之盒,機遇與挑戰并存。

 

雖然中國休閑食品市場規模已經從2012年的3625億增長至2017年的4849億元,并將在2019年達到5439億元,“雖然整個市場體量很大,但現在前幾名加起來,都到不了總體份額的10%。”李豐說,暫時不用擔心競爭的問題。

 

話雖如此,但中國并沒有出現100億級別的休閑食品公司,難以誕生全國性領導品牌,大部分做到10億、20億便止步不前。再加上供應鏈長期散、亂的問題導致企業缺乏規模優勢,效率低、成本高、管理不穩定。同時也直接導致休閑食品行業缺乏標準化,食品安全問題突出。三只松鼠希望通過數字化重新連接供給端,通過賦能進行規范化,讓產業重新產生溢價,可問題是三只松鼠集中化管理成本并不低,如何將多家供應商聚集到一起?

 

“集合對他們來說好處比較多,有些供應商隨著我們的發展,大部分品類已經到了擴產能階段,后期還會追溯到產業端,進行產品的溯源。”章燎原說,一旦透明化,大家的利益焦點就不一樣了,會共同想辦法把質量和成本都降下來,盡管還沒有進行投資,但廠家積極性都很強。

很明顯,章燎原想通過數字化一步步對休閑食品的產業端進行改造,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公司大致的規劃是,未來5年,首先要建立6大物流倉庫、倉配園區,可以不自己買地但要自己運營;其次在物流園區附近的半徑里,投資供應商重建一批工廠,快速響應前端的每一家店,章燎原希望未來的訂單模式是通過大數據讓工廠預測到每一個區域可能需要什么貨,提前進行半成品備貨,接到單再進行生產,保持新鮮。

 

或許這也是三只松鼠未來的目標:成為一家百億級公司。“要做一家百億企業,最大的挑戰不是戰略問題,而是組織能力問題,能不能實現持續的較高速的增長。章燎原想的比較遠,他還設想當全面實現數字化后,供應鏈就會前置,組織就會慢慢突破那個邊界,到時候可以用更少的人做更多的事,提高效率。

 

盡管賽道擁擠,道阻且長,眼前這塊蛋糕依舊誘人。預計,國內休閑食品零食市場在2020年將會突破3萬億元。而此番上市,與其說是三只松鼠的發展“巔峰”,不如視作其發展的拐點。我們也拭目以待,這只從互聯網風口飛起的松鼠,最終能飛多久、多遠。

 

 

李豐犀利觀點摘錄

 

1、其實問題都是出現在順利的時候,每個企業的核心能力就是,經歷過這些問題之后,能不能解決,進而再上個臺階;

 

2、投資人之于創業者的價值在于,做好觀察者和陪伴者的角色,偶爾給予敲打和警醒足以,至于最終企業能做多大,很多都是注定的事,資本能改變的事情其實非常有限;

 

3、資本,第一很難或者說完全不可能改變一個企業的基因,第二幾乎也不太能改變它的歷程;

 

4、那個時候我們更多探討的是,如果上不了市就再等幾年,大家一起想辦法努力再融一筆更大的錢,把跟競爭對手的差距進一步拉大,同時要玩命地去“搏殺”。

 

文章來源 | 以上部分文字內容來源于網絡,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請聯系刪除。圖片均來自:攝圖網。

 
?文章列表
?文章詳情
三个骰子大小玩法规则